关于我们

 

宗师励成记

Master division into mind

 

时代更迭,境界变迁,世间不知凡几,于红尘中虽走无痕,竟已被时代所遗弃,然大浪淘沙,金光难掩,总有些许人也,脱颖而出。现今得知,三迪时空网合作伙伴意诺佳宗总近期携宗师本纪现惊世之资,虽历经3D打印二十载,几经风雨沉浮,然吾闻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几遇坎坷、百炼千磨,惟心不变,志愈坚,宗总终成一代宗师。今日有幸,得以一观宗总宗师之路,深感钦佩,三迪时空网与宗总结识,恰如伯牙得遇子期!

宗保晖,北京人,首钢子弟,制造世家。父舞勺之年从戎,兄三人,长兄研化学,幼兄研物理,皆有所成,唯晖独好机械。

承父志,离京师,读工科,主攻机械自动化。学有成,入首钢,操机床,师外夷数控之精英,历首钢先进制造业之变革,始五载!(1994-1999);逆父命,入清华,事科研,始涉3D打印。殷华过,太尔兴,师永年,攀增材技术之高峰,建殷华快速成型之广厦,又五载!(1999-2004);始自我,进联想,展抱负,专研产品试制。IDC,CAD,CAM,孕产业链整合之雏形,广交手板制造界之寒士,再五载!(2004-2009);逢经济之低谷,排众异,延十五载之积累,始创INNOVO。发宏愿,穷毕生之力,助制造业之腾飞。精于逆向工程、3D打印、尺寸检测、工业设计、手板加工,建新产品试制加工产业链资源整合平台;专于产品开发、三维扫描、文化衍生品、数字医疗、教育培训、3D实验室建设。行走江湖已廿载,一代“宗师”始练成!(2009-至今)。

 

 

 

 

3D打印风云人物对话

3D print the situation people dialogue

 

?
您如何看待未来国内3D打印市场的前景?
...

这个确实不好说,我只能说,我从小生活在我两个哥哥的光环下,我们之间年龄相差比较大,我小学的时候,我大哥已经上了大学了,我大哥中学北京四中,大学是在北京大学,二哥在北京九中,大学在北师大,从小就比我强很多,所以见到我都说是老宗家的老三,宗保宁宗保春的弟弟,我只能是尽量通过我的努力不给我两个哥哥丢人就可以了。

?
听您讲到北京意诺佳科技有可能要搬到北京顺义的汽车小镇,您打算迁移公司的原因是什么?
...

这个确实不好说,我只能说,我从小生活在我两个哥哥的光环下,我们之间年龄相差比较大,我小学的时候,我大哥已经上了大学了,我大哥中学北京四中,大学是在北京大学,二哥在北京九中,大学在北师大,从小就比我强很多,所以见到我都说是老宗家的老三,宗保宁宗保春的弟弟,我只能是尽量通过我的努力不给我两个哥哥丢人就可以了。

?
最近意诺佳科技投资了两个公司,一个是北京厘米生态科技有限公司,另外一个是快智造(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已经正常运营,这两家公司业务这块有什么不同?两家公司您具体规划将如何发展?
...

这个确实不好说,我只能说,我从小生活在我两个哥哥的光环下,我们之间年龄相差比较大,我小学的时候,我大哥已经上了大学了,我大哥中学北京四中,大学是在北京大学,二哥在北京九中,大学在北师大,从小就比我强很多,所以见到我都说是老宗家的老三,宗保宁宗保春的弟弟,我只能是尽量通过我的努力不给我两个哥哥丢人就可以了。

?
您觉得国内3D打印行业存在“泡沫”不?如果存在,具体是哪些方面?
...

这个确实不好说,我只能说,我从小生活在我两个哥哥的光环下,我们之间年龄相差比较大,我小学的时候,我大哥已经上了大学了,我大哥中学北京四中,大学是在北京大学,二哥在北京九中,大学在北师大,从小就比我强很多,所以见到我都说是老宗家的老三,宗保宁宗保春的弟弟,我只能是尽量通过我的努力不给我两个哥哥丢人就可以了。

?
听到很多声音都觉得国内3D打印行业有点是圈内的人“自娱自乐”,如何跳开圈内的这种现象,真正的做到市场客户的普及?
...

这个确实不好说,我只能说,我从小生活在我两个哥哥的光环下,我们之间年龄相差比较大,我小学的时候,我大哥已经上了大学了,我大哥中学北京四中,大学是在北京大学,二哥在北京九中,大学在北师大,从小就比我强很多,所以见到我都说是老宗家的老三,宗保宁宗保春的弟弟,我只能是尽量通过我的努力不给我两个哥哥丢人就可以了。

?
2017年国内的3D打印行业会如何发展?全球3D打印将呈现什么样的发展趋势?
...

这个确实不好说,我只能说,我从小生活在我两个哥哥的光环下,我们之间年龄相差比较大,我小学的时候,我大哥已经上了大学了,我大哥中学北京四中,大学是在北京大学,二哥在北京九中,大学在北师大,从小就比我强很多,所以见到我都说是老宗家的老三,宗保宁宗保春的弟弟,我只能是尽量通过我的努力不给我两个哥哥丢人就可以了。

?
您也在这篇文章中讲到:“经过2013年的跨越式发展,2014年的缓慢发展,到2015年的亏损,2016年我们经过探索转型,目前我们还在探索一条适合我们发展的路,2017年我们可能有一些比较大的变化,我们将做产品的孵化平台,并引入合伙人与投资与股权分配,到其它城市开分公司等。”经过这些年您最大的感受有哪些?具体这些规划落实的有哪些?
...

这个确实不好说,我只能说,我从小生活在我两个哥哥的光环下,我们之间年龄相差比较大,我小学的时候,我大哥已经上了大学了,我大哥中学北京四中,大学是在北京大学,二哥在北京九中,大学在北师大,从小就比我强很多,所以见到我都说是老宗家的老三,宗保宁宗保春的弟弟,我只能是尽量通过我的努力不给我两个哥哥丢人就可以了。

?
您在文章《2016年尝试转型与2017年变革发展》讲到:“让制造的最后一公里落实。”与您的《3D打印人物档案》中讲到这句话:“我们做的就是中国智造的最后一公里”如出一辙,那现在限制“最后一公里”是哪些因素?如何做才可真正的让最后“一公里”落实?
...

这个确实不好说,我只能说,我从小生活在我两个哥哥的光环下,我们之间年龄相差比较大,我小学的时候,我大哥已经上了大学了,我大哥中学北京四中,大学是在北京大学,二哥在北京九中,大学在北师大,从小就比我强很多,所以见到我都说是老宗家的老三,宗保宁宗保春的弟弟,我只能是尽量通过我的努力不给我两个哥哥丢人就可以了。

?
读到您的资料,您是在2013年左右也参加3D打印行业展会,最近这几年看不到您公司再参加展会了,您可以讲一下具体原因和感受吗?
...

这个确实不好说,我只能说,我从小生活在我两个哥哥的光环下,我们之间年龄相差比较大,我小学的时候,我大哥已经上了大学了,我大哥中学北京四中,大学是在北京大学,二哥在北京九中,大学在北师大,从小就比我强很多,所以见到我都说是老宗家的老三,宗保宁宗保春的弟弟,我只能是尽量通过我的努力不给我两个哥哥丢人就可以了。

?
1、您好!宗师,第一个问题从您的家庭背景问起:制造世家。父舞勺之年从戎,兄三人,长兄研化学,幼兄研物理,皆有所成,唯晖独好机械。您们兄弟三人都在各自领域有所建树,您如何评价自己以及您的两位哥哥?
...

这个确实不好说,我只能说,我从小生活在我两个哥哥的光环下,我们之间年龄相差比较大,我小学的时候,我大哥已经上了大学了,我大哥中学北京四中,大学是在北京大学,二哥在北京九中,大学在北师大,从小就比我强很多,所以见到我都说是老宗家的老三,宗保宁宗保春的弟弟,我只能是尽量通过我的努力不给我两个哥哥丢人就可以了。

 

后记:

 

从我进入这个行业时,宗师是我第一批最早接触的行业“前辈”级的人,我自己也记不清楚了是什么情况下加他的微信和他开始交流的,只是从一开始好像很多人都叫他“宗师”,我也就跟着叫一直到现在,宗师在我眼里是一个非常真诚的人,想到要做他的这期3D打印风云人物对话,我把他的微信一条一条关于3D打印的细读了一下,读到他对有些新闻的评论还有自己的观点都是非常的和现实贴切。宗师公司实际上每年盈利非常的高,只是他自己很少在媒体上谈论这些,他自己也一直在制造业领域,也非常清楚自己公司的定位和发展,也许他的公司也曾经迷茫过,正如他发表过的一篇文章《2016年尝试转型与2017年变革发展》中讲到的:经过2013年的跨越式发展,2014年的缓慢发展,到2015年的亏损,2016年我们经过探索转型,目前我们还在探索一条适合我们发展的路,2017年我们可能有一些比较大的变化,我们将做产品的孵化平台,并引入合伙人与投资与股权分配,到其它城市开分公司等。不过,他自己也看清了方向,现在继续推动着公司向前发展。我们衷心的祝愿宗师和他的公司可以助力中国智造的最后一公里加快落实。